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顺其自然的博客

顺其自然的博客欢迎朋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不能再普通的小学教师,即将退休.没有什么光环,没有突出的业绩,平淡的走完了三十九年的教师生涯.甘愿为教育事业,为我的学生付出自己的大半生,没有什么遗憾.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父亲与枪的故事(2)  

2014-06-30 21:52:46|  分类: 家乡佚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父亲又得到一枝枪

一九四六年夏,国民党军队对山东解放区发动了第一次进攻.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在山东境内,在陈毅和粟裕两位司令员的指挥下,和国民党军队展开了战略决战。为了支援前线,掖南县(当时莱州市分为掖县和掖南县)组织了一个担架团,我们路旺区组成了一个150人的担架连去鲁南支前.我父亲只有二十一岁,却是担架连的连长了.

担架队跟随主力部队,从昌邑,潍县,临朐,昌乐,诸城---经过无数次大小战斗战役,进入到了鲁南.一路上为主力部队送弹药,送给养,抬伤员.虽然辛苦,但都没有什么.因为担架连的每个民工都是农民,吃苦耐劳是他们的本色.最危险的是担架连没有武器装备保护自己.虽然担架连经过的地方国民党的主力军被打跑了,但敌人的散兵游勇,还乡团等却没有肃清,他们活动非常猖獗,解放军主力部队他们不敢惹,对于只有几条土枪的担架队却经常的进行袭击.我父亲的担架连有一个武装排,三十个人,武器还是好一点的,只有两枝步枪和父亲的一枝六轮子手枪.行军时,父亲带一个持步枪的战士,走在队伍前面为尖兵,指导员带一个持步枪的战士在队伍后面为后卫。当时几乎过两天就有某担架队被袭击的通报发下来,意思是让大家提高警惕.没有好的武器,面对武器精良的敌人,提高警惕有什么用?

已是深秋了,担架连在鲁西南活动.当时担架连的生活很苦.每天吃得是用高粱面做得红窝窝头,红窝窝头刚做出来时吃时还咬得动,用不上一天,就会干得硬梆梆的,咬起来很费劲.这还好说,关键是没有菜,连咸菜也供应不上.有二十多天,连队每天可以领到一大块羊肉.什么菜也没有,把肉切了放上盐煮熟了当菜.刚吃还行,时间一长,一天三顿半碗羊肉汤,个个吃草鸡了.

一天中午担架连在鲁南一个大村子埋锅造饭.红窝窝头羊肉汤,大家都嚥不下去.父亲见大家都吃不下饭,身体一天天消瘦下来,很着急.就带着一个通讯员,出来转转想找点菜给大家下饭.转整个村子转遍了,也没有个菜园什么的.转到村北,发现一处独立房子,是一座土坯垒的平房,围着一圈高粱秸扎的帐子算院墙,上面爬满了扁豆蔓子。我父亲很高兴,和通讯员快步走了过去,见上面挂着不少扁豆,也没有考虑太多,两个人就动手摘了起来。摘着摘着,我父亲偶然一低头,发现扁豆蔓子底部有一条皮带,他也没有想什么,就弯腰一扯,没想到竟扯出一支步枪。我父亲大吃一惊,立刻招呼通讯员蹲下,掏出他的六轮子手枪,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,见四周一个人影也没有,没有什么异样。他没有放松警惕,立刻命令通讯员回去汇报,并让武装排跑步前来支援,他自己一个人留下来监视。

一会工夫,武装排三十多人在指导员的带领下跑步来到。我父亲命令战士们把小院包围起来,然后带着几个战士进院搜查。小房子里只有一个六十来岁的独眼老婆子。屋里屋外搜了个遍,什么也没有发现。父亲就命人把这个老太婆管控起来。大家回到发现枪的地方重新再搜查。去掉一层浮土,先发现了一个解放军的背包,接着发现了一个解放军战士的尸体。这个战士的遗体还没有腐烂,看上去只有二十岁左右,脖子上还挂着一条绳子。显然是被人活活勒死的。看到一个小战士牺牲的这样悲惨,在场的每个人不仅热泪盈眶,义愤填膺。大家的悲愤立刻转嫁到院里老太婆的身上。不知是谁说了声找这个死老婆子算账,于是就开始审问这个独眼老太婆。

这个老东西非常顽固,任凭指导员说破天,她就是低着头,紧闭着嘴、一言不发。当时形势非常紧张,离敌占区还不到三十里。几个心急的青年战士不管三七二十一,用绳子一下子把老太婆捆了起来,吊在院里的一棵树上。有个战士拿起枪通条就一下下狠抽挂在树上的老太婆。一会工夫,老东西说话了,您杀了我吧,杀了我吧。大家就用刺刀吓唬她,杀了你太便宜你了,你今天不说就一刀一刀零割了你。你说了什么事也没有你的。在百般威吓下,老太婆才承认了她儿子他们杀害我解放军战士的罪恶。

原来老太婆的儿子是国民党反动派“灭八小组”的成员。“灭八小组”是当时隐藏在敌我交战区敌人的反动组织。专门从事暗杀,袭击我政府工作人员,担架队等,穷凶极恶,凶残到极点。两个月前的一天夜里,我解放军的一支部队从这里经过。这些土匪利用夜色掩护,乘这个小战士不备,一下子用绳子套在战士的脖子上,拖离了队伍,并活活勒死。然后草草埋在扁豆秧子下。

环境非常恶劣,周围敌人的活动非常频繁,担架队的任务也不允许他们在这里久留。父亲和指导员没别的办法,只能的选择一个靠路边醒目的地方,挖了一个深坑,用战士的被子把战士包好,壮重的掩埋好。不知道战士是那里人,是那个部队,只能在墓前用一块木板写上“解放军战士之墓”。

至到这时,父亲才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这枝步枪。这是一枝七九步枪,八成新,只是埋在地下时间过长,枪托烂了一个小洞。但这不妨碍这是一枝好枪。父亲真是悲喜交加,悲的是亲眼目睹了一个小战士被敌人杀害,喜得是得到一枝好枪,担架队的安全可以得到进一步的保证。真的是这样,这枝枪在后面的两个多月里,为担架连的安全,做出了重要贡献,看了下面的故事大家就知道了。从此,这枝枪伴随我父亲十五年,不管是解放战争,还是后来的镇压反革命,三反五反————立了很多功劳,也有许多故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