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顺其自然的博客

顺其自然的博客欢迎朋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不能再普通的小学教师,即将退休.没有什么光环,没有突出的业绩,平淡的走完了三十九年的教师生涯.甘愿为教育事业,为我的学生付出自己的大半生,没有什么遗憾.

网易考拉推荐

莱州名人——真实的军阀张宗昌  

2014-12-27 17:12:58|  分类: 莱州名人坊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莱州名人——真实的军阀张宗昌(三)

 

 张宗昌 - 诗文作品


张宗昌16岁那年,沙俄侵略东北,正修筑横贯中国东北的中东铁路,张宗昌和一班老乡闯关东去修路,增长了不少见识。流浪在俄国海参崴时期,他学会了一口流利的俄语,且当过翻译。但却斗大的俄文不识一筐。他还能写不错的毛笔字、画写意山水画。曾做过不少打油诗:

游泰山

远看泰山黑糊糊,上头细来下头粗。
如把泰山倒过来,下头细来上头粗。

天上闪电

忽见天上一火链,好像玉皇要抽烟。
如果玉皇不抽烟,为何又是一火链。

大明湖 

大明湖 明湖大   
大明湖里有荷花   
荷花上面有蛤蟆   
戳一蹦达  
  
游蓬莱阁  

好个蓬莱阁,   
他妈真不错。   
神仙能到的,  
俺也坐一坐。   
靠窗摆下酒,  
对海唱高歌。  
来来猜几拳,  
舅子怕喝多! 


笑刘邦
听说项羽力拔山,吓得刘邦就要窜。
不是俺家小张良,奶奶早已回沛县。
俺也写个大风的歌
大炮开兮轰他娘,威加海内兮回家乡。
数英雄兮张宗昌,安得巨鲸兮吞扶桑。

   


张宗昌 - 综合评述


袁世凯死后,在北洋军阀当中,就实力与地盘而论,张宗昌也就是一个二等军阀,但奇怪的是,中国有很多人知道他,即使不知道的也想了解他,这是为什么呢?不仅文人墨客津津乐道,远如林语堂、近如李敖等,连一般的老百姓也关注张宗昌,其中有褒,有贬,有赞,有骂,不一而足。此外,张宗昌还经常收到废帝溥仪的来信。从庙堂之高到江湖之远,张宗昌都勾起了人们极大的兴味。

在民间,有许多关于张宗昌的民谣与绰号:民谣一:张宗昌,吊儿郎当,破鞋破袜子破军装;民谣二:洋肉馆,女招待,吃一毛,给一块;民谣三:兵多钱多姨太太多。绰号一:长腿将军;绰号二:张三多;绰号三:狗肉将军。根据河南师范大学苏全有先生在《张宗昌逸事》一文的说法:“胡信之被杀使他的女儿立志要为父亲报仇。在张宗昌被刺后,她大造舆论,据说骂张的文章不下百篇。胡女的所作所为是张宗昌后来名声不好的主要原因之一。”

在众口一词的痛咒张宗昌的风气下,惟一替张宗昌说过几句公道话的人乃是民国时期的政客、福建人刘以芬,他在自己著述的《民国政史拾遗》(又名《宋荔山房随笔》)一书中,有专门的《记张宗昌》一节,在文章的结尾处,刘这样写道:“平心而论,张亦非全无足取,只以不学无术,致使不免于祸国殃民,岂独一张宗昌哉?当时军阀中如张者,恐比比皆是,无怪乎军纪、政治日趋败坏也。”

具体来说,那些丑化张宗昌的言论,基本上可以将其概括为以下几点:

首先就是不学无术,草莽一个。张宗昌出身于寒末,从小就跟着莱州乡间的老父亲谋生,后来从胶东过海“闯关东”,做警察,当“胡子”,自然是没有机会接受正规教育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但中国近代史上,像他这样“出身绿林”、胸无点墨的军阀何止他一个呢?须知“刘项从来不读书”乃是中国军头们自古而来的传统啊。

实际上,张宗昌虽然胸无点墨,但他还是尊重知识分子和学问的。关于这点,至少有三件事情可以一记:一是在他督鲁期间主持印刷了全套的《十三经》,据张鸣先生在他的《历史的坏脾气》一书中说:“那是历史上印刷和装帧最好的《十三经》。”二是主持合并组建了新的山东大学,并有意聘请辜鸿铭担任首任校长,后来因为辜氏未及到校便去世,而改为由张的莱州府治下的潍县老乡、末代状元王寿彭接替。三是重金聘请王寿彭、杨度等文化界名流来山东,并由王状元担任教育厅长,还拜他为老师,不但教导自己习字作文和作诗,(后来的成果就是出版了一本《效坤诗钞》),而且在全省范围内推行旧式教育,力倡“读经”,说是要“挽回世道人心”,这实在可以看做是现在那些整天吵吵着“读经”的声音的先声。以上这三件事情,以前提到的甚少,或许因为有给张宗昌脸上添光的成分吧?

其次是说张宗昌昏庸无能、私生活糜烂。到现在为止,在山东民间依然流传着各种各样的段子讽刺张宗昌的昏庸和无知。其实,稍加分析这样的一些段子也仅仅只是段子而已,实在不是历史真相。历史上真实的张宗昌能在那样一个群雄并起、大浪淘沙的时代里,由一介平民而崛起成为叱咤中国南北的一方军阀,可以断言他绝对不是一个凡庸之辈。当然,由于出身问题,他说话、办事可能是粗俗了一些,譬如动不动就用莱州方言骂人并且动粗等等,但说他无能和昏庸则未必,实际情况可能恰恰相反,他虽然一副没有城府的样子,大大咧咧,但其内心可能极为精明。

在所有讽刺张宗昌无能和昏庸的段子中,流传最广、最为人知晓的是所谓“三不知将军”的称谓。

哪“三不知”呢?这就是:一不知道自己手下的士兵数量有多少,二不知道自己的钱财有多少,三不知道自己的姨太太有多少。这样的一种说法表面上看起来,的确很有说服力,其实稍微加以分析,也未必尽然。

第一,在那样的一个军阀混战的岁月里,各个军阀为了扩充自己的实力,几乎每天都在收罗散兵游勇,再加上不断地征战减员和散兵逃溃,可以说任何一个军阀手下的士兵数量都是一个在不断变化中的数字,要弄明白自己的军队到底有多少,恐怕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,更大的可能是根本就弄不清楚。这一点恐怕不仅张宗昌是这样,同是胶东老乡、以治军严格著称的吴佩孚大帅也只能是这样。

第二,说张宗昌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,实际上,能够说清楚自己有多少钱的人断然不是一个很有钱有势的人,钱越少,越能够说清楚具体的数字。张宗昌贵为一方诸侯,南征北战,养兵无数,后来又一度督鲁,大权在握,当然不可能搞清楚手里有多少钱。这个问题有专门为他掌管财政的人负责,他也没有必要每天斤斤计较于钱的数量。而且以张的为人来说,一向是花钱如流水,不太在乎这个“阿睹物”的,关于这一点时人有许多记载,譬如他经常赞助朋友赌博、给佣人小费从来是大手大脚等等。这样的一个人不知道自己的财政情况完全是有可能的,但似乎并不是一个太大的缺点,这性格要是放在别的人身上可能就是一个优点了。

第三,说张宗昌不知道自己的姨太太到底有多少,这的确可以说明他的糜烂和放纵。单就玩弄女性的程度而言,张宗昌在军阀中可能并不是“冠军”,四川的军阀杨森就在张宗昌之上。另据莱州史志记载:张宗昌每次回家乡,无论骑马还是坐车,一律是离城数里下马下车,步行入城,别人问他为什么这么做,他说:“父母之邦,焉敢摆臭架子。”张宗昌有一股浓郁的家乡情结,莱州一中的前身和府前街上当年的青石条,据说都是他出钱修建和铺设的。张宗昌对莱州人和莱州有先天的亲切劲儿,经常在人前称自己“家住莱州府”。而重用莱州人为官,则是当时山东尽人皆知的官场“显规则”,以至于省会济南有“会说掖县话就把军刀跨,会拉莱州腔能把师长当”的流行语。

张宗昌的成功与失败,有时势造“英雄”之时代背景,也有张宗昌性格决定命运之因素:他敢闯敢拼,杀人不眨眼兼豪侠仗义,行为荒诞不拘又固守一些旧传统;他为军阀利益冲锋陷阵,最后被别的军阀暗算;他生前挥金如土,死后许多家属靠救济为生……张宗昌的遭遇,也是旧中国大大小小军阀人生轨迹的缩影,从中可以体会出,无论在什么年代,个人命运总是与国家命运息息相关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