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顺其自然的博客

顺其自然的博客欢迎朋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不能再普通的小学教师,即将退休.没有什么光环,没有突出的业绩,平淡的走完了三十九年的教师生涯.甘愿为教育事业,为我的学生付出自己的大半生,没有什么遗憾.

网易考拉推荐

拉驴贼故事(三)——王老汉误入贼穴、破财暗吃哑巴亏  

2015-01-05 15:05:02|  分类: 家乡佚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王老汉误入贼穴、破财暗吃哑巴亏

 

有的朋友读了上面两个有关拉驴贼的故事,一定会有这么个疑问,强贼们偷了那么多马、骡、驴是怎么处理 的?在说正事前,先把这事说说。       

在上个世纪二、三十年代,偷牲口在当时掖县南部,平度北部这一带,已经成了某些人的职业。不是一个两个贼在做这伤天害理的事,小毛贼,两个三个甚至一个人在作案,更多的大的团伙,十个八个人,有时一个晚上作案数起。有时同一个村一个晚上会丢好几个牲口,一点不奇怪。恶贼们之所以这样猖狂,是因为当时社会上有一条完整的偷、销渠道。贼们还没有作案前,早就把你家的牲口怎样卖算计好了。象强壮的大骡子大马,强健的好驴,强盗们会卖给那些专门贩卖赃牲口的牲口贩子,那些贩子牲口一接手,立刻会把牲口远走高飞,卖到外地,失主想也想不到的地方。更多的牲口,当天会送到老汤锅,剥皮取肉,成了杀材。

老汤锅对于现在的年轻人听起来是个新鲜词。其实老汤锅本来是一个杀老马、驴‘牛为生意的饭店。好的肉也卖,但更多的肉和下水,就放大锅里煮熟,连肉带汤卖给顾客。大的汤锅门面很大,前屋后房,杀的杀,卖 的卖。一口大锅内煮的肉一天到晚翻着浪花,香味传出几十步远,整天顾客盈门。小的汤锅很简单,弄四根木头支个席棚,下面支口锅,有两张小桌子,也算是个汤锅。当时大集市会有几个老汤锅,小的集市也有一个两个老汤锅。穷人赶集,到了吃饭的时候,从家里带点干粮,到了汤锅上找个地方坐下,向掌柜的要个碗,把干粮掰碗里,店里的伙计给你向大锅里舀点肉汤,放一点盐,撒点香菜,热热乎乎吃了就是一顿饭。条件好一点的可以再要求切点肉、肚、肠之类的,喝一杯烧酒。有钱人会进到大堂里,高桌子矮板凳的,吃香得喝辣得就不说了。这些开汤锅的人,没有几个是正经的生意人,因为天天杀牲口,那里会有那么多老牲口让你杀。再说公买公卖,去挣谁的钱。所以开汤锅的掌柜的,大多都和拉驴贼勾结,做肮脏生意。当时给开汤锅的人送另一个名号——杀牛贼、杀驴贼。更有的店就是一个贼窝,是一群杀人越货,无恶不作的强盗。

有一年冬天,我们邻村一个姓王的老汉去赶夏邱集。这里到集有十五六里路远。那时家里没有有钟表的,看时间白天看太阳,晚上瞅星星。那天晚上恰好阴天没有星星的,虽然没有露出月亮,但屋外还是朦朦胧胧的。老汉因为赶集觉睡得早,一觉起来,往窗外一看,外面亮堂堂的,以为是天快亮了,其实连半宿还不到。也不顾得做饭吃,从驴棚里牵出他心爱的大黑驴,出了门,骑上驴就向集上走去。

老汉骑着驴走一会感到冷,就下驴走一会。走累了,身上感觉暖和了,就骑上驴再走。到了夏邱,好嘛,大街上连一个人影也没有。也是的,冬天天冷,谁半夜起来到街上挨冻。老汉知道自己起来的早了,可是已经来了,不能再骑上驴回家,天亮了再来。他牵着驴从北街走到南街,还是没有个人 种。忽然他看到前面街北有一家店铺亮灯了,就牵着驴朝灯光走去。

走到跟前,原来是一个老汤锅开门了。这个店非常气派。前面四间屋坐北朝南是铺面,里面的饭桌一行行排得整整齐齐。老汤锅在屋角大冒热气的。里面几个伙计跑来跑去,也不知在忙什么。老汉这时感到自己大冬天走了十几里路,肚子有点饿了。就把驴栓在门外的一棵槐树上,走进饭店。

见有人进来了,立刻有一个掌柜模样的人走过来,先把老汉打量了打量,又把头伸到门外,看看门外树上栓的驴,试探似的问,朋友,缰绳头栓得长短?其实这是贼人的一句黑话,问缰绳头长短,是问你偷的牲口是从远的地方来的还是近的地方来的。老汉那懂这个,他还以为人家是怕牲口栓得缰绳长了,踢了门外的东西,所以说缰绳头不长。听老汉这样说,那人又立即问,外面的风大小?其实这也是一句黑话,意思是失主追得紧不紧,风大是追得紧,风小或没有风是没有人追。老汉还以为人家店家真关心人,还问候问候风大小。老汉说,今晚风不小。那人一听,立即忙起来。大声叫道:两个饽饽一碗肉,赶紧端上来,伺候好朋友。别的伙计们赶紧干活,今晚风太大了。立即,店里的伙 计除一个照顾老汉的,都不见了。老汉也不知是怎么回事,守着一大碗香喷喷的肉,和两个雪白松软的大饽饽,吃得那个滋润。

一会工夫,两个饽饽一大碗肉,老汉都吃下肚里。他摸索着从钱搭里掏钱准备付账。这时,那个伙计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块现大洋放在他面前,说:饽饽肉你都吃了,拿着钱顺水顺风吧。顺风顺水也是黑话,意思是让快走,免得时间长了惹麻烦。老汉一听,大吃一惊,一下子回过味来,自己进了贼店了。他什么也没有说,拿起钱出门一看,他的驴早没有影了,他知道,此时他的驴的皮也已经被贼人剥下来了。他以前听人说过,拉驴的人把驴只要牵进黑店,店主人会让人给你端上两个饽饽一大碗肉让贼吃。如果两个饽饽一碗肉贼人吃完了,驴皮被剥下来,失主追来,一切后果与拉驴贼无关。如果没吃完,失主追来,一切后果拉驴贼自负。老汉知道自己此时如果稍有不慎,自己能不能出这个门还两说。

老汉这头驴又高又壮,正是牲口一生最好的时候。如果牵到集上卖,至少―――可是现在连一半的钱也没有得到,只得自认倒霉。

又过了两三年,红枪会兴起。据说把这个店抄了。这个店后院有一口枯井,在枯井里,人的死尸就有七八具。店主交待,这些人多半是拉驴贼,有些单干的拉驴贼和店主长期合作,拉来驴店主不给钱,时间长了一并算账。时间长了钱拿得多,店主生歹心,把这样的贼杀死扔进井里。也有象老汉这样,误入贼穴,人又不精细,见驴被杀了,与之争吵,那这个人的死期到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